诗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851|回复: 15
收起左侧

(转)伊沙:只谈问题

[复制链接]
肖席 发表于 2017-6-20 20:4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肖席 于 2017-6-20 20:57 编辑


          只谈问题(上)
    -在重庆两江诗会告别场的讲话
  文/伊沙


  韩东的问题:他的诗跟人一样,气比较弱,感知世界的能力有所下滑。老韩的前半部分很弱,不是说一首诗的前半部分,而是说感知世界和世界发生关系的那部分大不如年轻时代了。也就是说他所捕捉的信息量很少了。信息量不够怎么办呢,就靠后半部的“想”和”思”来挽救前半部分。这就是我说的他能写的原因。他采的材料和细节不够,年轻的时候还是够的,因为年轻气盛嘛,认识世界还是能一竿子捅到底的。现在有点不够,就靠语言上的幽微来挽回。但是恐怕他的诗已经很难震撼人了。

阿吾的问题:其实阿吾也是,解决不了的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。阿吾的先锋的一面做得比较刻意。比如说《相声专场》,我感觉那叫客观主义,他把那个叫做不变形诗。阿吾本质上不是一个先锋诗人,本质上是一个综合性的诗人。他学哲学,有一部分诗让他变成了一个实验先锋诗人,但这是局部现象。写重庆夺冠的那首和《我们一家都生在河边》才是他的本色。他这部分诗在中国目前来说是不够先锋的,甚至是落后的。这是阿吾的问题,他跟沈浩波不分胜负的那几轮,都不是因为表现过好,也不是因为表现过坏,应该是表现中等。他们俩比赛同时在犯错误,比如说沈浩波说一个大词,阿吾马上选一个更大的词。我心里已经在等着沈浩波死,他又把沈浩波放活了。他犯的问题比沈浩波还要严重。刚开始沈浩波的表现不行,被阿吾给放活了。把阿吾的问题放大的话,问题还是挺严重的。阿吾的诗有很多好的,但在《新诗典》的时代里,这部分诗不重要。他还带有第三代诗人语言狂欢的特点,但他的语言狂欢没有轩辕轼轲写得好。他的诗语言狂欢不好玩,太过于浪漫主义了。构思不能跟写作平行。套路先行,马步先蹲好。总之对他的下一步很担心,他写得很好,也很自信,让人更担心。

沈浩波的问题:下一个是浩波。长安诗歌节同仁老是说浩波不是一个纯口语诗人,突然觉得浩波离我比较近,因为我发现他是一个事实的诗意的严格执行者。至少他选的都是事实的诗意的。他最终也赢在了事实的诗意上,沈浩波强大的事实的诗意让老韩翻不过来。沈浩波在后现代主义的环境里待得太短了。跟他说过这句话,也不知道浩波把这有没有当回事。他的诗里常常露出新诗的马脚,是因为他对新诗的危害性还认识不够。你要是在后现代环境里待长了,你不要说对新诗无法容忍,即便是对标准的现代主义的诗也会反感。他的诗里有很多语言的杂质。而且他很得意的是自己能写多种类型的诗。还有人用他的这种来讽刺我,说浩波的手段多丰富,意思是我在一棵树上吊死。但是我觉得一个人不可能写两种诗,你写两种诗的话,说明你的诗还没有抵达。比如《跑步》拿出来,就是一首浪漫主义的新诗,浩波知道哪些诗给《人民文学》《诗刊》,哪些诗给《新世纪诗典》,这就比较可怕。所以说他写作的某一部分还是比较危险。这个会妨碍他把诗做纯粹。怎么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开研讨会讨论了一个下午,浩波好像还是没有意识到自身的问题,不觉得有多危险。浩波把诗江湖时代称作“我最纯口语那段”,好像纯口语那段已经成了他的过去式,然后我们就傻眼了。可你对自己是哪个段位的要求,《新诗典》只是评判你诗歌的一种方式,而且这种方法一旦确立,不可能更改。《新诗典》要的就是你山巅上的那一截,至于你那座山怎么长,不属于我衡量的范围。也不属于我呼唤大家怎么写,或倡导大家写的范围。我只管这山尖怎么尖。沈浩波长了两座山,长出了两个山犄角。其中有一座是我在心里已被否定。你要是用新诗思维,你即便写得好,我也不承认。浩波想写大东西,而所谓大东西的界定就是主流的界定。你要是这样写的话,那我也不承认,哪怕你在这个范围里面写得再好。我怎么可能承认,那贺敬之也在这个层面写得很好,难道我也要承认贺敬之吗,楼梯体,大开大合的,包括信天游,还有带着隔行韵的郭小川体,难道也要承认吗?所以我是不会承认你的这一座山峰的,哪怕你已经顶破天了。问题是一个成熟的诗人,人家要看你整个的山脉,比方说以的“沈学”学者,人家要去看你的山脉,如果他是一个高手,不会看不见你的另一面的。“中国最先锋诗人"的另一面,完全是跟官方诗歌体系不但同流合污,而且推波助澜。这个问题是沈浩波要思考的问题,他要思考自己如何成为一个更大的诗人的形象。于坚在某种程度上还没有沈浩波那么旧。于坚犯的错,是复古,邢昊把自己的缺点放大一百倍就是于坚。于坚的道是源自于复古主义的,钱穆那一套。浩波的问题在于如何设计自己的诗人形象。我也很无奈,我说了他两个小时,好像没有什么作用。浩波要思考这个问题:假如说,按照同样的篇幅,他跟韩东一起写一部诗集,谁写得更纯粹(尚且不论谁写得更好)。

二月蓝的问题:不管有多大的诱惑,歌功颂德的诗都写不得,会消减你的写作才华。我把你界定为感觉型的诗人,没有想到你会写这样的诗。你的诗有时候很传统,有时候呢也不能说先锋,先锋跟二月蓝没有什么关系,有的也很现代,感觉型的诗人找一个例子就是顾城嘛,感觉型的诗人困惑在于写到一段时间以后,十年十五年后,你会和顾城一样,很多感觉会迟钝,这些问题怎么办呢,总会有一天大家都会回到常规的比拼,包括游若昕,回到一个诗人的综合常规——文化、天赋等等的综合比拼。所以你现在得抓紧写,在感觉迟钝之前写出大量佳作。我觉得不要先想你要怎么样,一直写就行了,到某一天写不下去了,再开始改嘛。

君儿的问题:君儿的感觉挺好,但是起笔很传统,我对传统思维传统口气感到厌烦。

徐江的问题:刚刚说到浩波就想到了徐江。浩波跟徐江对某一种语言的放任度比我、侯马和唐欣要放任得多,这两位爷就敢拿着大词放开抡,徐江对无效的雄辩的贪恋,黄昏美好的潮湿,那种放任,浩波的雄辩振振有词,先把读者讲道理讲服了。还有新诗结构,写诗他非得站在椅子上,非要代人指方向,在高处纵横天下。谁允许你代我说话了?搞美术的罗中立画了一个老头,在那个时代那个父亲感动了很多中国人,他画了一个中国人的爹。你画你自己的爹就得了,你画巴山深处的老农画成中国人的爹。诗也是一样的,你不能给别人指点方向,指点未来。发你自己的声音就够了。看起来我很喜欢金斯堡,但我最警惕金斯堡,还有马雅可夫斯基。我甚至厌恶马。看起来是口语,实际上是高音喇叭的口语。为什么我喜欢布考斯基呢,因为他是用个人写出的人类。

北岛的问题:教大家一个鉴别新诗的方法,只要你读起来像散文诗的那就值得怀疑。动辄黄昏夕阳怎么着了,如果你的诗可以用散文取代的话,那么你的诗一定是落后的。典型性现代诗,庞德的意象派肯定是,波德莱尔肯定的,他们已经介入黑色的东西了。那么究竟什么是现代诗,我们一直在原谅自己。把济慈、华兹华斯那个时代的浪漫主义抒情诗当作意象诗,比如北岛的《一束》,密集的意象,典型的浪漫主义雪莱拜伦的东西。什么是典型的意象主义,你把庞德的《地下车站》那两行体会好了就知道。意象诗一定是情感高度克制,对浪漫主义零容忍的。意象像刻刀、冰雕一样的。按照北岛的立场,他肯定是反后现代主义的。

口语诗:口语诗是后现代文化背景下的本土产生的鲜活的中文诗。中国诗的发展肯定不是西方诗歌的翻版,肯定是有自己的特点的。西方有类似于或是偏向于口语的,但他们不称作口语诗。因为西方人的口语化是每一代人都在做的事情。街头俚语入诗是意象派庞德提出来的,我的英语水平是可以翻译莎士比亚的,古英语对我来说是一点障碍都没有。但是古汉语和中国现代汉语差别有多大,你找一精通现代汉语的老外来,他若没有学过古代汉语,他肯定傻了,啃不动古代汉语。西方语言是在渐变,但是没有那么佶屈聱牙的语言。有一个西方汉学家对中国人的界定我觉得很到位:他们是嘴上说的和手上写的不一致的人。这无关道德,强调的是书面语和口语的差异。在没有普通话的时候,人们的交流靠什么呢,我想书写文字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字的书写方式是统一的。我们的文化就是依靠这样传承下来的,所以让我们的语言背负了文化传承的重任。

臧棣的问题:刚开始写诗的时候,我看不起自己,卡了壳,突然抬眼一看,看到了一把小提琴,走——。这样的写作方式我很瞧不起。臧棣“入门诗”《早市入门》,他提到了很多菜,本来很有意思,但他没有写,比如菜跟人的关系,跟菜市场的关系,都没有写,谁买这个菜,谁卖这个菜,在这里会发生故事呢。这些东西都被他过滤了,实际上他是看不见。他在旅游中对导游是不耻下问的。他要问清楚这个山头是不是主峰,海拔如何,他就依靠这些数据来写诗。他去菜市场他要的也只是菜名,甚至菜名也不重要,是萝卜或茄子不重要,菜跟哲学的关系,但是他只是发问,也不谈具体的关系,白菜与黄昏的夕阳的关系,但他也不具体谈,撞上下是啥,逗两下,再来个反问,让文字变得“复杂”,就能够把人唬住。生发一轮上去可以,但是反反复复地这样写,就没有意思了。实际上早市是很好的题材,每个人看到的早市都不一样,而他根本看不到。我也想知道他是虚构了一个早市真看到的。据我所知,他现在有老婆孩子,是一个家庭妇男,买菜做饭。他这样一个天天去早市的人,而在诗里的表现却根本就等于没去。实际上他们这样的人是很回避现实的,就是在几个词之间兜来兜去,卖弄所谓的才华。拿几个词在那玩,但他又玩不过阿什贝利,甚至玩不过轩辕,轩辕从小在戏曲大院长大,把语言玩透了。长安诗歌节青岛场的时候,看到臧教授和树才选诗选得十分焦虑,说明他也想牛逼一下。



只谈问题(下)
-在重庆两江诗会告别场的讲话

文/伊沙

李异的问题:可惜,不是单纯修改的问题,你没有解决的问题,一直在妨碍着你,对先锋的理解单一化,老是写已解决的问题-老觉得是解决过的问题,“身体”很传统的,没有惊人的表现很不值得写,又不能说修改完成,内裤上看到一句话,洋,挺好了,后面数阴毛多余了,发现挺好,通过修改订货——不想这样推荐,不是我落后,这首给《新诗典》,正面得不到很多,有负面东西和不适感,只要我有不适感,道理上多么正确,尊重我的不适感。李异要重新思考关于先锋的问题,自己觉得自己很先锋,无效的,偷懒,想走捷径。第三首看着不错,但是没什么意思,你做的功太少,有些东西贬值了,西方文化的牛逼,现在在贬值。有一些《新诗典》诗人在贬值,价值在降低,西方文化高于我们的东西被拉平了,单纯用一种“洋”的方式看西方问题解决不了,过去我给你讲过你的问题,你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,你没有解决的还会来敲门,只有你真的消化,心悦诚服地解决。PK时做功那么大,人生的经验、情感投了那么多,艾蒿写得小,你的诗反而不如艾蒿那首,一定要有与投入相应大的容器,衡量一首诗好坏,衡量完成度,失败是惨痛的,那里充满了布考斯基翻译体,布考斯基本人自然得不得了,对你,不是你说话的语境,是你为写作造出来的语境,中国的诗歌被我们带得更高了,也更复杂了,靠某个单纯点解决问题解决不了了,李异停留在很多年前的历史上,前进得不够。

里所的问题:里所的问题也可以讲是另外一个李文武的问题,接触过我的人明白我并不是很强权的人,很霸道的人,其实很宽容的。即使对我学生,也如此,里所追求超现实,她的知音是明迪。我认为:即便现实也可以写出超现实的纯粹。所以里所有李文武的问题,也有李异的问题,没解决的问题早晚伴随你。还有文艺气,对写作有很大的伤害,如沈浩波评论里说的,几种写作,有知识分子、学院派那套,有文青式写作。出自生活方式的选择,我只要当了博士,就写这种诗,这就是学院。民间在野,文艺青年从这里出,但文艺范儿和我们多不一样,文艺范儿最后会恨我们:傻逼,见了面就读诗,多少第三代在嘲笑我们,一见面谈诗,好像我们不够自信,也许刚好相反。

游连斌的问题:不要着急,有些话看起来像玩笑,你们在追赶女儿的道路上,包括吾桐紫,三月份见过人,非常好,诗感非常好。天才女儿是上天赐予,求不来的,亿万富翁也求不来,别跟自己女儿比,一比就把自己带乱了,按自己的节奏写。题材处理不干净,材料用多了,海绵没有把水吸得看不见,感觉到水留下来了,成为剩水。
黄海的问题:黄海有备诗。这次没选上。爱讲道理,你是为这句话所累——口语诗是世界观。其实你想说的是“口语诗是道”,载道。从语法分析,你有很多的复句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“译体”,句式也是西式的。长安同仁之间说话最不客气,我们给大家表演一下。黄海这次表现不够好。前一段好,前一阶段是黄海有生以来创作最好的时期,于是出现小轻浮,张狂加轻浮。你自己反醒。

刘渓的问题:爱议论。结果是和“和尚”(西毒何殇)相似的毛病,习惯议论,有杂音,充满判断。刚开始反而干净。《七匹狼》是你这阶段的顶峰,写着写着就放开了,暴露了本来的自己。理论家的本质暴露了,需要重返单纯。

杨艳的问题:朋友。为新诗典做事。优点就是缺点。正确干净。没毛病。因为是纯口语,文本非常成熟。不多思考。特别。特别又能让人接受。不会泛化。不是她个人的问题,口语诗人写作呈现出“道尽了”,诗的构成太过容易。假如一部分是这样没问题,但如果你所有诗都这样就要警惕了,感觉老是那一首。这改起来不容易,就像我知道李异改起来不容易,随着自己看到的世界更丰富,不是什么事情都被自己看透了,你慢慢调整自己,看问题可能就多样了。不要着急,着急无助于写出好诗,放上一段时间。

邢昊的总题:和老唐一样,不变的太早了,确实没变过,态度也没变过,形式变不了,就拿内容带出一点形式的丰富。韩东、阿吾这次的表现应该对你们俩有触动。阿吾空缺一段,现在回来了,状态还是那么好。沈浩波说你写不了当下,说得对,从思想上要对自己狠一点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


(新浪博客提示:此博文已经过自动调整,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)

阅读:30 转载:0 喜欢:7 收藏:0
分享:



< 上一篇
下一篇 >


[url=]评论[/url]

验证码:
按住左边滑块,拖动完成上方拼图









所有评论(2)






打火机 发表于 2017-6-21 21:2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读,学习了
沙沁 发表于 2017-7-1 18:38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好文!
沙沁 发表于 2017-7-1 18:4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伊沙这篇言论,会让诗坛很多人意外,评论对像多是普遍认为是"同党"的诗人。

后现代一开始就不是什么策略,而是一种方法。伊沙是这方面的自觉者。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7-1 22:18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伊的批基本是写作方向上的。学习。
峻刚行者 发表于 2017-7-3 17:34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能这样推诚置腹的对诗人说,伊沙值得尊敬,起码不虚伪,酒起
云垂天 发表于 2017-7-3 20:5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傲慢,无礼。实在无语。
沈默 发表于 2017-7-3 21:4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沈默 于 2017-7-3 22:55 编辑

一家之言,伊以(车给黄河)而留名,任何以一己之念而统诗标准和方向,都失偏颇。我很烦拿后现代吓唬人,无论国产,还是嫁接,中国读者都不傻。
康庄 发表于 2017-7-4 16:3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太无知了!学习!
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-7-4 21:45:3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伊莎是谁?假如这个人是诗人,当然,很多人是不知道这个人的。假如他或者她是个诗人,不管自封还是他封。这个人有中了双色球头等奖的感觉,看起来比较兴奋至于评论是对或者错,大部分人是没有兴趣的
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-7-4 21:47:4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人说话有点亢奋。否则写不了这么长。正常人回认为,闲的蛋疼
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7-6 10:34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多地方还是非常触动的
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7-7-10 17:3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,不错.
不管如何,对这种表达态度,表示敬意.
东墒 发表于 2017-7-31 11:37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再读。
麦豆 发表于 2017-8-5 07:2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意象诗一定是情感高度克制,对浪漫主义零容忍的。意象像刻刀、冰雕一样的。

早晨看伊沙,很有感慨。
还是想请教懂诗歌术语的人,讲讲什么是现代主义、后现代主义、新诗这三个概念。

去年冬天听西川讲过一回,貌似懂了,今年又糊涂了。
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别纠结 口语 和其他什么 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诗生活网 ( 湘ICP备10205203号 )

GMT+8, 2017-8-21 12:45 , Processed in 0.259282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